新时代 新生活 新阿坝 秘境拾遗
2018-03-20 16:03:43
  • 四川在线消息(卫润丰 记者 华小峰摄影报道)雪域高原阿坝还没从隆冬的季节缓过来,清晨刺骨的冷空气伴随着纷纷飘雪,在县城不起眼的街边小店里,52岁的言迫正揉捏着藏香泥。这家小店是典型的前店后厂布局,走进店铺就是一字排开的玻璃货柜,典型杂货铺什么都卖,穿过柜台进得里屋,藏式碳炉上酥油茶的香味直往人鼻孔钻,掀开门帘就算进入了作业区。早年前,言迫从事过牛羊皮收售、摩托维修和铁器加工等职业。2007年言迫开始研制藏香已有10个年头,去年还专门把自己的表弟尼塔从拉萨邀请回阿坝,一同研发藏纸。
  • 两层楼的公司布局,一楼是制作藏香的作坊,二楼是陈列室,藏纸的制作一般都在室外的院坝里,眼下还不是制作藏纸的季节。
  • 阵雨后,5月的高原初春渐露,严迫、尼塔和工人们便一起上山采挖狼毒草。这种藏语里称为“阿交如交”的草本植物,在藏区分布非常广泛,它也是制作藏纸的主要草本来源。
  • 狼毒草未开花时是红色,全开是白色,风起之际,如浪花一样摇曳的狼毒草格外妩媚。可实际上狼毒草是名副其实的“蛇蝎美人”,不慎食之,严重可致死。千百年来,高原上的人们很少去触碰它。
  • 恰好就是狼毒草的毒性,使得它有机会幻化为神奇的纸张。在藏区,历经百年岁月沧桑的经书,不被虫蛀鼠咬,这要感谢的就是狼毒草的毒性。山上挖掘出的狼毒草根首先要被工匠们削掉黑色的表皮,然后放在器皿上狠砸。狼毒根有三层,只有中间才是造纸用的白色韧皮。随后历经撕料便要煮沸、捣浆。
  • 藏纸制造手艺在西藏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,千百年传承至今,全靠手艺人多年的经验。决定纸张质量最关键的一步就取决于这被称为浇造的过程。
  • 晒干后,从纸帘正面沿边框四周压纸,使纸边与帘分离,然后揭下整张纸。一张新鲜问世的狼毒纸至此算是大功告成。浸水而不破,是检验纸张质量的另一大标准。
  • 沉香、檀香、丁香、木香、当归、肉桂、藏红花等天然香料及药材等多达20余品种都是是制作藏香的原料。不含任何化学香料,散发出的是来自秘境高原的质朴。
  • 原材料在传统的石墨上被悉心研磨,再将各类天然药材和香料碾碎,制成粉末状混合在一起,把混着各种香料的木泥放入牛角再挤出来,要求成型的藏香成笔直的线条状。这一过程,笔直的程度,考验着制作者的坚毅与耐性。
  • 熟练的人工可以一气呵成的挤出均匀、笔直的藏香。
  • 扎捆分包工序。藏族同胞习惯将其用来防虫、清洁空气、预防流感等,制作藏香,不仅是一种技艺体现,更是一种民族文化传承的载体。
  • 切割后的藏香泥被成排的放入室内进行阴干,在时间与温度中等待蜕变。
  • 作为在藏区经历了一千三百多年历史的藏香,从遥远的过去一直走到了现在。无论是寺院庙堂之上,还是平常百姓家中,甚至在那川流不息的转经路上,你都可以感受到它的存在。弥散着浓郁的草本芬芳,伴随着香烟的升起,将人们的祝福与愿望带向遥远的天际。
  • 如今,言迫的藏香作坊年生产量达到2吨左右,产品供不应求,年销售额达30多万元。采用线上、线下同步销售方式,并且开通了微店销售渠道,产品多在四川藏区销售,部分销往北京、青海、甘肃等地,很受消费者欢迎。
  • 藏香、藏纸,传承着秘境手艺,坚守着自己本心,这本就是一段藏地传奇。2017年,言迫研发的藏纸工艺经国务院批准,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  • 远眺阿坝县城